欢迎访问“贵阳晚报”我们定位为“立足贵阳、辐射贵州、面向全国的区域性综合新闻门户网站”,网站已有包括房产、汽车、娱乐、体育、财经、党政、评论等在内的近10个新闻频道。

主页 > 要闻 >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来源:贵阳晚报作者:郑国林更新时间:2020-09-21 01:49:42阅读:

本篇文章6519字,读完约16分钟

德国著名学者韦伯在题为“民族国家与经济政策”的演讲中明确提出,从维护德国利益的角度出发,德国应该对遍布德国东部的波兰农民实施驱逐令,并呼吁政府关闭东部边境。韦伯认为应该这样做的原因是他认为波兰人是劣等的。然而,正是这群被韦伯拒绝的波兰人为美国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在介绍欧洲和美国的波兰农民时,扎雷特斯基强调,作者托马斯和兹涅茨基正确地评估了移民对美国文化的潜在贡献。事实上,移民不仅在文化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而且在社会和经济发展方面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1.广州的“巧克力城”

2017年8月17日,微信公众账户“微广州”推出了一篇题为“走进广州非洲社区:你不知道的黑人生活”的文章。在文章的开头,它是用那种独特的文腔写的。: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从小北地铁站d出口出来,走一会儿,你就会看到天桥下来往的行人。”在天桥的另一边,开往深圳的和谐号疾驰而过,发出巨大的噪音。当你过桥的时候,你会有穿越非洲的感觉。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在这里,你会看到安哥拉妇女头上顶着装满商品的大塑料袋,刚果商人从中国商店成批订购内衣,尼日利亚男人在非洲酒吧喝着青岛啤酒(600600),吃着非洲特色大米。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这是小北的宝汉志街。像广州的其他城中村一样,50平方米的面积被分成五个房间。大多数第一次来广州淘金的黑人都是在这里租的,形成了广州最密集的黑人聚集区。因此,它在广州被称为“巧克力城”。"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对于“巧克力城”的形成,学者王良在其最新的学术著作《大都市涉外社区的治理》中做了这样一个简短的陈述:

“广州,位于珠江三角洲中心的‘世界工厂’,有着中国‘南门’的美誉,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也是华南最大、最古老的外贸港口和世界著名的港口城市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自1957年举办的“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已有60年的历史。历史悠久,资源丰富,地理位置优越,商品种类繁多,质优价廉,促进了对外贸易的发展,吸引了许多外国人来广州发展。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目前有59.4万外国人居住在中国,而广东省有31.6万外国人,居中国首位。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据广州市公安局统计,截至2014年10月25日,在广州居住6个月以上的外国人有11.8万人。据羊城晚报2016年7月16日报道,广州实际上每天有8-12万外国人,高峰出现在广交会期间,有近12万外国人。在广州的涉外社区中,非洲社区最为著名。自1955年中非在万隆会议上建立外交关系以来,中非贸易发展良好,贸易额从2000年的73亿美元跃升至2010年的1000亿美元,增幅超过10倍。20世纪90年代,西非人跟随阿拉伯商人来到广州淘金。随着中非贸易的逐年快速增长,在广州的非洲人越来越多,一些非洲社区已经形成。"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第二,中国人矛盾复杂的心态

随着非洲人的不断涌入,这一群体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并最终成为社会热点。正如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移民与民族研究中心主任周大明在王良博士《大都市外国社区治理》一书的序言中所描述的: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首先是媒体的关注。报纸、电视和摄影报道了广州的许多非洲团体,广州的“巧克力城”和“布鲁克林街”迅速传播开来;除了国内媒体,还有许多西方媒体的报道,如美国、英国、法国和德国。媒体的报道也引起了公众的关注和紧张。百度上有超过25万的“广州非洲人”和超过8万张照片。”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面对汹涌澎湃的非洲人,中国人的内心其实是矛盾的。在一些活动人士看来,非洲人的大规模移民只是表明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拐点。持这种观点的典型代表是著名摄影师、专辑《非洲人生活在广州》的作者董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评论道:“在中国人的思维习惯中,‘移民’的含义往往是‘离开中国去国外移民’,而现在‘外国人来中国移民’的‘反向’移民已经在广州不自觉地出现了。”在他看来,这可以说是我国的一个拐点。董力认为,其根本原因是“国民经济的迅速崛起,人民物质生活的大幅度改善,政府与人民之间的交流日益频繁和深入”,这导致了“我们与‘外国人’之间的关系、地位和心态”。发生了重大变化。”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相比之下,有些人害怕黑人。正如周大明教授在《大都市涉外社区治理》一书的序言中所强调的,这些人通常带着负面情绪看待广州的非洲人。“他们对非洲人充满了歧视性的成见。极端分子甚至认为这将导致中国的种族衰退和灭绝。”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这类文章充斥着各种媒体,这里有两篇文章的两个例子。一篇文章来自微信公众账户“南粤新闻”。2015年3月8日,它推出了一篇由李旭之署名的文章,题为“解决广州黑人问题的紧急呼吁”!文章”。文章说:“中非关系是我国重要的国际关系。中非之间的国际贸易正在增加,非洲朋友来中国的数量也在增加。中国人民欢迎正常的国际贸易和交流。写到这里,作者把笔转过来,开始强调“但是中国的开放不是无限的。”中国是开放的,但也坚持开放。”作者认为“是时候正视广州的黑人问题了。”广州黑人正在并可能给广州甚至中国带来巨大的社会问题。”他是基于以下原因: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1.大量试图留在中国的非法居留黑人不仅侵占了我们的劳动力市场,而且还占据了中国日益紧张的资源、生活资料和物质资料。在中国实行计划生育的意义是什么?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2.黑人不仅集中,而且容易受到高风险的危害,如打架斗殴、强奸、抢劫、贩毒、吸毒、勾引妇女、传播艾滋病;

3.非法居民分成几部分,躲藏起来,转移并蔓延到邻近的中小城市甚至其他省份,逃避检查。一些黑人被捕后,既没有护照也没有语言障碍,成为无国籍人,给公安部门的处理带来很大困难;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4.一旦黑人人口达到一定规模,将严重威胁中国社会。那些分散躲藏在游击队运动中的黑人也给当地人安全带来了隐患,这是一个严重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5.黑人的入侵正在摧毁中华民族的民族起源。

李旭之显然并不孤单,如果你不孤单,你就会有邻居。2019年4月15日,微信公众账户《明日文摘》推出了一篇类似观点的文章。在这篇题为“看着黑人的数据,难以想象的后果……”,作者重申了李旭之“反黑人理论”的第五个理由,说:“对种族差异的正确理解是建立在科学研究和统计的客观事实基础上的,不同的民族有自然的种族差异。然而,我们反对黑人大规模移民到中国,反对他们混淆和玷污我们的民族血统,这正是基于尊重种族差异的客观事实。反对黑人移民和黑黄混血儿绝不是种族歧视,而是种族对抗。”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更重要的是,这种声音不仅来自民间。2017年3月,在两会期间,来自天津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潘庆林提交了一份题为"建议国家尽一切努力解决广东省非洲裔群体问题"的提案。他的理由是,从人类历史的角度来看,人口流动和外来文化的进入是导致民族文化和历史文明消亡的重要因素。根据提议,根据各种统计,“在中国大陆的非法非洲移民人数已达70万。”如果法律法规得不到严格控制,估计到2030年非洲非法移民的人数可能达到1 500万,25岁以下的年轻人中黑人或黑人和黄种人的比例可能高达四分之一左右。中国将从一个民族国家变成一个移民国家,从一个黄种人基因国家变成一个黄种人国家。”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第三,警惕错误倾向

李旭之和潘庆林的言论让我们想起了124年前的情景。让我们回到1895年。今年5月,刚刚步入30岁高龄的马克斯·韦伯(Max Weber)被授予德国弗赖堡大学(Freiburg University)国家经济学教授的教学职位。按照惯例,他需要发表就职演说。在这个名为“民族国家与经济政策”的就职演说中,这位未来将会像李旭之和潘庆林一样闻名于世的大学生担心移民,尤其是来自邻国波兰的移民。在他的演讲中,他大声问道:为什么波兰人占据了东部越来越多的土地?是因为他们出色的经济手段吗?还是因为他们资金雄厚?但是他显然不准备将回答这个问题的权利转移给下面的听众。因为他很快回答了自己。对于他提出的问题,他的回答是“不,原因实际上是相反的。”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在韦伯看来,有两种存在,即来自波兰的东德自耕农和以日耳曼小自耕农为主的西德农民。“从莱茵河独特的河谷可以看出,西部的小农拥有一小块土地,通过经营温室和市场园艺来供应城市的市场。”另一方面,东方的波兰小农场主,“可以说,他真的以吃草为生。他不是基于物质和精神生活的低水平,而是基于东方对物质和精神生活的低要求。”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韦伯将这种差异归因于民族的优势和劣势。“日耳曼民族和波兰民族长期以来在东方面临着同样的生活条件。庸俗唯物主义者可能认为这两个民族具有相同的物质和精神特征。事实并非如此。我们看到了一个独特的自然选择过程:一个国家繁荣,一个国家衰落。哪个国家能够更好地适应既定的经济和社会条件将会获胜。不同民族适应能力的差异似乎已经形成。造成这种差异的最初原因无疑是长期的繁殖,它也将因世代的不同遭遇而改变。”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但与此同时,他指出,“自然选择的结果并不像我们当中的乐观主义者所想的那样,总是让更高或更有经济头脑的国家获胜。”我们刚刚看到这一点。在人类历史上,有许多次等民族胜利的例子。当一个人类社会由于社会组织或种族特征而无法适应环境时,它的知识和精神之光就会消失。”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为此,他认为德国不能再从维护德国利益的角度无动于衷。德国应该对遍布德国东部的波兰农民执行驱逐令,他呼吁政府关闭东部边境。

应该注意的是,这种现象不仅在中国或德国是独特的,在美国也存在。学者埃利·扎雷特斯基在《欧洲和美洲的波兰农民:

“在‘进步时代’,移民给许多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带来了严重的问题。首先,在这个时期有大量的移民来到美国:在许多城市,大部分人口不是移民就是他们的后代。一些在美国出生的美国人感到他们自己国家的文化、宗教和种族特征受到了威胁。”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的感觉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退。事实上,近年来,这种反移民的右翼倾向在包括美国和欧洲国家在内的国家和地区越来越强烈。以下事实支持这一点: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在瑞典,选民第一次通过投票向议会派出了一个反移民的极右党派,这增加了反移民势力的影响力;

在法国,政府正在驱逐非法的罗姆移民;

在英国,来自非欧洲国家的移民设定了一个上限;

在丹麦,执政党已经暗示将移民的最低工资降低到丹麦人最低工资的一半;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那些觉得自己越来越受到移民影响和威胁的美国出生的美国人,也利用自己的选民选举特朗普担任总统。特朗普一直主张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建一道“墙”,并强调反对移民。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就中国而言,近年来反移民观念的兴起是否受到欧美反移民浪潮的影响和影响仍不得而知,这需要社会学家和政治学家进一步观察和分析。

然而,这种反移民概念的谬误是显而易见的。

斯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曾在《时间简史》的第二章《空时间与时间》中做了这样精彩的论述:

“亚里士多德和伽利略·牛顿的概念的最大区别在于,亚里士多德认为存在一种优越的静止状态,任何不受外力影响和冲击的物体都采用这种状态。尤其是当他认为地球静止的时候。但是从牛顿定律来看,没有静态标准。.....静态绝对标准的缺乏表明,人们无法决定两个事件是否发生在不同时间发生在空.之间的同一位置...对于火车上和熨斗上的人来说,事件发生的地点和它们之间的距离是不同的。”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至于“绝对空不存在”这一科学物理现象的社会学含义,霍金的解释是:“(由此)没有理由认为一个人的处境优于其他人。”

在《告别恐慌》一书中,韩鹤源进一步扩展了霍金的观点:“由于绝对的空不存在,我们没有理由认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种族甚至一种文化优于其他国家、其他民族、其他种族甚至其他文化。我们甚至可以在物种之间进一步推进。这意味着民族、种族、文化优越论者甚至人类中心主义都是站不住脚的。”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此外,生物学证明,没有外来物种的干预,物种的近亲繁殖会给后代带来不良影响。原因是血缘关系密切的个体会从他们的祖先那里获得更多相同的基因,其中有一些基因会导致隐性遗传疾病;如果近亲交配并生育后代,后代患遗传病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这显然不利于产生健康的后代,但健康的后代对生物种群的延续非常重要。也就是说,从优生学的角度来看,外来移民和外来文化对当地民族和当地文化来说,实际上利大于弊,它们的影响也将表现出更加积极和正面的意义。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扎雷斯基显然同意这一观点。在介绍欧洲和美国的波兰农民时,他强调作者托马斯和齐纳内茨基正确地评估了移民对美国文化的潜在贡献。事实上,移民不仅在文化方面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而且在社会和经济发展方面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1789年,人口稀少的年轻国家美利坚合众国成立,其未来仍不明朗。尽管如此,独立战争的胜利仍然引起了人们对这个新国家的关注,美国享有穷人天堂的美誉。正是在这种崇高的声誉下,许多欧洲人开始涌入这个年轻的国家。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1860年发表的第八次人口调查估计,从1790年到1800年有5万欧洲人来到美国,大约7万人从1800年到1810年来到美国,根据这项研究在1819年之前用不完整的数据提出的初步报告。从1810年到1820年底,这个数字大约是114,000。1832年后,这个数字开始迅速增加,每年大约有6万人去美国。1837年,增长的人数猛增至79,000人。虽然在1838年,由于美国的经济危机,这个数字下降了,但是到了1842年,它超过了10万马克。到1854年,由于在加利福尼亚意外发现黄金,那一年多达43万人涌入美国。此后,由于内战,它一度对移民产生了不利影响,但战争期间颁布的《宅地法》再次吸引了许多欧洲人来到美国。1860年,在美国出生的外国移民人数达到400万。那一年,美国的总人口只有3100万。也就是说,除去第二、第三和第四代移民,纯移民一代高达13%。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人口的涌入造成了一个值得我们关注的现象。在1860年之前,涌入美国的移民有一半以上来自英国。你知道,在1859年,美国的农业产值仍占工农业总产值的64%。就欧洲的旧资本主义国家而言,美国当时还只是一个肮脏而无足轻重的农业国家。另一方面,世界头号霸主英国正处于全盛时期。根据英国经济学家杰文斯的说法,美国平原对英国人来说只是玉米地,而芝加哥是他们的粮仓。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然而,正是移民的涌入给美国带来了大量的资本流动、技术流动和物流...并在美国创造了今天的成就。美国学者马尔温德·琼斯曾指出:“美国的每一个基础工业——纺织、采矿和钢铁工业——都依赖英国工匠、工人和管理人员带来的技术。”——也就是说,由于这些移民,美国得以避免旧资本主义国家走过的弯路,从而使美国能够在更新更高技术的基础上进行第二次工业革命,促进生产技术的创新和生产力的提高。甚至来自波兰等落后国家的贫困移民对美国也很有帮助。因为正是他们的涌入无疑为美国第二次工业革命提供了丰富而廉价的劳动力资源。此外,由于移民的涌入,城市化的兴起也为美国本身提供了广阔的国内市场。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回望广州的非洲人。许多研究者发现,广州的非洲人正在构建一个典型的民族经济,他们的许多经济活动基本上是在非洲民族内部的经济系统中运行的。但即便如此,他们对中国经济的贡献也不容忽视。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一方面,由于大多数非洲国家工业基础薄弱,材料严重短缺,特别是轻工业制成品,这使得当地市场严重依赖进口。在接受interface新闻采访时,许多非洲商人嘲笑说,“如果中国人不卖衣服,我们可能就没有衣服穿了。”另一方面,由于国内产业产能过剩,大量过剩产能需要出口到其他发展中国家。在这个层面上,我们需要非洲作为一个巨大的市场。来到广州的非洲人对商机有很好的洞察力,他们把中国制造的制成品卖给了乞力马扎罗山下的非洲大陆,那里很远,物质资源也很匮乏。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基于这一点,我们认为我们应该警惕反移民和反黑社会的上升趋势。我们甚至认为,基于种族和文化的发展需要,基于社会经济的发展需要,中国长期以来人口众多,是世界第二大移民输出国,大大缓解了发达国家的人口老龄化问题。然而,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中国未来将进入老龄化社会,这就需要大量的年轻人输入。我们需要为文化和制度做好准备,我们需要对来自非洲的移民以及来自欧洲、美国、印度和东南亚的移民持更加开放的态度。

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来自金融部门金融渠道的作品都是有版权的作品,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转载,否则将被视为侵权!

标题:韩和元:身处广州的非洲人——在越秀山下遇见乞力马扎罗的雪

地址:http://www.5zgl.com/gyyw/11302.html

免责声明:贵阳晚报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贵阳地区焦点资讯部分内容来自于网络,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email protected],本人将予以删除。

贵阳晚报网站介绍

贵阳晚报秉承“专注贵州资讯、服务乡里乡亲”的宗旨,整合优势资源、大胆创新,不断朝互联网、大数据的纵深领域推进,报道贵州省内新闻信息,包括贵州经济、贵州社会、贵州旅游等内容,贵阳部分包括贵阳建设和发展商业新闻,贵阳房产、贵阳商业等贵阳新闻内容,志在以更全的资讯、更快的速度、更亲的乡情、更新的体验、更大的影响,争做贵州第一门户网站。